6.0

2022-08-31发布:

日韩精品无码不卡无码圣狱

精彩内容:

帶狗散步回去後,德川打電話說FTV特訪隊到了。亞紀照灰田的指示,只帶了一名攝影師。合身牛仔褲和長袖襯衫,這樣的打扮是不想引起灰田和黑岩的色欲。
  「本人比電視上還漂亮,但不曉得那 是不是也一樣美?」
亞紀顯得很緊張。
  「可以開始采訪了嗎?」
  「等一下,你們跟警察蘑菇那幺久,讓我檢查一下東西。」
這亞紀早料到了,她很大方地把自己和攝影師的袋子打開。
  「可以了吧?」
  「嗯、攝影師可以了,但你只檢查這樣,似乎不夠...」
  「你想怎樣?」
  「你知道的,男人和女人都有私處嘛!」灰田和黑岩已迫不及待地舔著唇。
  「嘻嘻、大哥,先讓我檢查她的身體吧!」
  「笨蛋,你要讓攝影機拍下你的那個嗎?阿明、你來!把這女人剝光,好好檢查一下!」槍口從亞紀身上轉向明。
  「不、我只是來采訪的,灰田先生,你剛才也是對全國觀衆這幺說。」
在電視機前亮麗光鮮的亞紀,此時竟在眼前臉部扭曲著,明彷佛在作夢般。這種惡夢太美了,內心的罪惡感已漸淡薄,能如此淩虐亞紀,心 感覺真快樂。(我也被灰田洗腦,變成失去人性的瘋狂者了嗎?)
脫下長襯衫,手往胸罩移去。
  「啊 ̄」這是妻慘的悲嗚。
  「收視率會打破紀錄的,你會更出名。檢查她的私處,看看是不是一樣高貴!」
灰田命令明拿掉胸罩,叫攝影師錄影。
  「啊、不行!」
至少要穿著胸衣。理性的外表下,竟隱藏著豐滿的體態。彈出的乳房比聖美、知香至少大了兩、叁號,真是美極了。
  「啊 ̄」
明抓著與巨乳相比顯得纖小的乳頭搓揉著,亞紀只覺全身悶熱。
  「很棒的感覺吧?看看她的私處如何?」
  「不要!不行!」
教室一片寂靜。學生們、聖美、知香,沒有人替亞紀求情。她們不是累了,而是想到她剛才對未玖的不理不睬,大家都對她反感。
明剝下她的內褲。
  「嘻嘻、好長的毛啊!」走近瞧的黑岩很後悔地對明說。的確毛多且硬。
  「啊、不要這樣!」
手指開始撥弄。
  「才摸一下就流出水來!原來你也是好色之徒!」
  「哈哈、真好玩!」
  「阿明,再進去一點!」
在灰田和黑岩的嘲諷下,亞紀終于自 磨擦起大腿來。明的手指搓動著濕潤的下體。
  「啊、太過份了,什幺都沒遮掩!不要再搔了!不要動!伸不進去了,我要跟灰田先生報告!」
明厭惡的咬著指頭。
  「怎幺啦、阿明?很好聞嗎?」
  「不、好複雜纖細的結構。很熱很軟 ̄一支手指就可以了。」
明誠實的報告著,手指已到達最深部的肉心了,亞紀被電擊般地痙攣著,突然失去理性地大叫。
  「啊 ̄那是子宮口的肉,我快不行了!」
知性的雙眸已翻白,眉頭深鎖著,全身因興奮而扭動。在灰田的催促下,明胡亂地將手指往陰道內穿。拉出長長的白汁。
  「你是個老師,竟然在槍口的威脅下對學生施虐,你已失去當老師的資格!」看見自己的糗態,亞紀責備明。
  「你不知道的!」教室 的所有人在灰田的暴虐下,人性、理性早已蕩然無存。明也是如此。(一手拿著麥克風站在攝影機前,就覺得自己是正義的代表!)這樣的呐喊也向全國播送著。被解救後,明在衆人面前再也不能以被害者身份出面。
  「對不起、大八木小姐!我只是爲了活命!」明又將手指插入。
  「啊、不行了!」
畫面上是美人的肛門。這位遙不可及的女性,此刻竟被自己的手指蹂躏著。
  「不行!那幺進去 ̄」明可以感受到其間的變化。
  「啊 ̄啊 ̄」亞紀雙眼望著遠方,臉上表情是痛苦的。
  「喔喔、又流出來了!」
  「嘻嘻、表演的真精彩!」
  「好了、阿明!拔手指!」
明聽話地做。
  「啊 ̄」亞紀全身顫抖。
灰田恥笑著。
  「喔、電視小姐,你美麗的形象就被這樣阿明的手指侮辱了!」
明的手指上附著了茶褐色的穢物。
  「讓舍弟阿明背罪,罰你把它舔掉!」槍口抵著亞紀的下體。
  「不舔就叫你吃他的糞便!」
亞紀忘了臉紅,只是痙攣著。
  「明,看你是要抹上唇或下唇,隨你高興!」  
明把汙穢的手指伸向亞紀的下腹部。觀衆有興趣的不是她的嘴唇,而是私處。
  「啊、不要!對不起,我弄髒了你的手 ̄我向你謝罪!拜托你讓我把你的手舔乾淨。」亞紀像孩子般地哀求著。
  「喔!原來這女人平常就喜歡吃這種東西。阿明、就讓她嘗嘗吧!」
明將惡臭的手指伸向亞紀的柔唇。
  「啊...」淚水奪眶而出,亞紀強忍著嘔吐感,以紅舌舔著穢物。
  「嘻嘻、自己制造的食物美味吧!」黑岩嘲笑著。
明的手指己滑向口腔內。
  「做什幺、你這笨蛋!」
突然一陣怒吼聲。一看,攝影師的頭被撞向黑板。
  「繼續報導,再亂來就殺了你!」
對攝影師拳打腳踢一番後,灰田滿身殺氣地要扣下板機。
  「等一下、我再錄影,你看,校園的采訪車正在播放呢!」
大家只顧看著亞紀,沒人看電視,只有灰田注意到剛剛吃便的鏡頭不見了。
  「采訪車 誰把我的傑作卡掉了?」
  「應該不是,是公司的決定吧!」
沒有人敢負責任。
  「跟公司連絡,要他繼續播放!」
  「是、是,我馬上連絡!」
灰田瞪著他。
  「只要誰把鏡頭卡掉,我就殺了所有人。知道嗎?繼續播放我的英姿!」
畫面中馬上出現灰田的臉。
  「哈哈哈哈哈哈!」這惡魔般的笑聲,不僅女人害怕,連男人聽了也膽顫心驚。
  「全國所有僞善的同胞們!我是連續殺死婦女、又在校園淩虐學生的逃犯灰田!」灰田奪走亞紀的麥克風對鏡頭喊話。
  「大家都說我是瘋子,你們茶馀飯後都在談論著我,其實你們才是瘋子。把別人的不幸當作消遣,現在最沒良心的是守在電視機前的你們!」手指著鏡頭,一臉凶相的灰田,連攝影師看了也怕得發抖。
  「是的、你們全是瘋子!」他像是以全世界爲敵。
  「大家都瘋了!但這種瘋狂是世間的道德,是一種常識,發瘋是正常的,大多數的正常人都是瘋子,我也是瘋子。我的論調你們覺得怎幺!?」灰田的情緒更加激昂。
  「愛!正義!信賴!都是你們的藉口!下流!低級!才是你們真正的寫照!硬給好色、不健全的人格冠上堂皇之名,你們這樣就叫正常嗎?」
灰田的理論似說中聽者的內心。警察和機動隊員全一動也不動地盯著電視瞧。
  「我說中你們的內心了吧!你們全是低級的僞裝動物!」
灰田轉頭看著亞紀。
  「這位大八木亞紀就是良知的代表。各位僞君子們!各位正義的紳士淑女們!爲了活命,什幺醜事都可以幹的出來!我讓你們見識到何謂人的本性!」
突然,灰田的臉自畫面消失。
  「不要!我不要這樣被人看!」亞紀悲嗚著。
畫面搖晃著,在灰田的身後,黑岩正侵犯著亞 詢灰田又出聲了。
  「不要忘了、德川!我剛帶狗散步時曾說,明天給我準備一架直升機和十億圓,你可要辦到!」
此時,畫面變成流出乳白色液體的秘唇,正左右蠕動著。
  「嗚 ̄」在悲嗚中,黑岩把他的下體塞入亞紀口中。
  「快、快吸出汁來!」
黑岩又以指頭撥弄亞紀的私處。放在亞紀股間的鏡頭被汁液弄糊了。
  「全國的同胞們,看了這畫面,感想如何?」
黑岩爲了讓全國觀衆聽到亞紀的喊聲,將他的那個放在亞紀的臉上磨擦。
  「啊 ̄饒了我吧!求求你!我不嫁人了,我不回電視台了,讓我死吧!」
灰田又說話了。「哼、剛才還道貌岸然,在攝影機前就一副受害者模樣!」
  「老大,我來和她親熱,保證馬上發出淫聲,大家聽了更樂!」說完,黑岩就要將他滿是唾液的那個,插入亞紀的下體。   
「等一下!」灰田制止了。
  「這是國內曆史轉播的一刻,別把你的髒毛露出來,把你的那個繼續讓她吃。阿明、你來進攻她!」
明眼中看的不是灰田,也不是未玖,而是教室 的電視。畫面中,灰田以槍口抵著明。(我不是共犯,我是被威脅的。你們都看見了,我是爲了活命才侵犯大八木亞紀的,事情就是這樣!)這或許就是灰田所說的,發狂的正義感吧!
  「嘻嘻嘻,阿明一定早就不行了,沒關系,我會代替你。」
黑岩把趴著的亞紀翻過身來,很舍不得地把他的那個,從亞紀的口中抽出,指示攝影師拍照。超過二十公分的男人下體,就這樣進入亞紀的口中。
  「啊 ̄」無法呼吸、鼻孔撐大,亞紀痛苦地搖晃著脖子。
  「再用力一點!還不夠舒服!」黑岩的腰擺動的更大了。
  「啊 ̄」可憐的亞紀伸長脖子,黑岩的那個都濕了。
  「阿明、快進去!」
明趕緊用雙手扶著亞紀的腰。亞紀已經濕潤的私處似在等待明的進攻。在灰田的命令下,攝影機來到明的身旁。(啊、我的那個,我侵犯了偶像,全國的人都看到了!)但明並沒有屈辱感,他只是被人擺布的機器。他感覺到所有的知覺神經全集中在下體,好熱、好熱!
  「啊、不要!饒了我吧,村內先生!」
  「村內是誰?」
  「老大、會不會是這攝影師的同事或上司?」
  「餵、偷窺攝影師、你知道是誰嗎?」
  「是、是,村內先生就是有名的喜劇演員,雜志中曾報導他們兩人的關系很好。」
  「村內先生、你有在看電視嗎?快來救你的女朋友吧!若爲了虛僞的純愛和正義而來,我就把你打成蜂窩。怎樣,這是不是很滑稽的死法?」
灰田挑撥著,明和黑岩更賣力了。
  「表演的真不爛,是不是村內這渾蛋教你的?」
取笑明早泄的黑岩卻先投降了。腐狊的精液噴的亞紀滿臉都是。
  「啊、叫不出來了嗎?別憋著,會生病的!」
攝影機從亞紀的臉,移到她和明結合的部位。明的那 己濕了,亞紀的秘唇正收縮著。
  「哈哈哈、全都濕糊糊的!」
腰部非常突出,這是高潮來臨的前夕。明終于發射了。連結的部份分開。亞紀趴著,下體流出液體痙攣著。攝影機正對她的下體作著特寫。
  「姐姐、舒服吧!黑岩,用你的那個從後進攻她!」
黑岩終于可以如願以償,他把绫乃和美由紀叫出來。
  「把這丫頭身上所有的精液舔乾淨,我好上戰場!」
不管是認識或不認識的人,看到她們兩人的神情,一定覺得非常悲哀和驚訝。在黑岩的催促下,兩人邊笑邊舔著。攝影機也沒放過如此淫穢的鏡頭。黑岩後奸亞紀的鏡頭全程于國內播放。最後,亞紀像條破抹布般,灰田把她和攝影師趕出教室外。
淩晨零時,所有學生穿好制服排成一列。身心疲憊至極點的學生們,就像一群被擺弄的傀儡般。
  「明天早上我們就會走出這教室,可是我不能把可愛的各位都帶走。」
看不出灰田有些微疲意,不、應該說反而像夜行的肉食動物般,精力和狂氣正處最盛期。
  「所以我要從你們當中挑出人選,不合我意的人,很抱歉,只好死了。我只能帶走二、叁人,所以存活率只有二十分之一,若不想死,努力取悅我吧!」
學生們臉上泛起恐懼與痛苦的表情。
  「好、現在這 是罪惡之地!知道嗎?知道的就先露胸!」
怕死的威脅吧!連聖美、知香在內,所有人都爭先恐後地脫去上衣,袒胸露乳。
  「好、接著是臀!」
大家像訓練過的士兵般,動作靈敏地把裙子撩高,脫下內褲,露出自己的恥部。
  「阿明!」
槍口--
  「你如果讓我們不滿意的話,也得死!」
明趕緊脫掉衣服。
  「嘻嘻嘻,看著你的那個也真有趣!」
黑岩露出詭異的笑,啪著指關節走來,把兩手放在明的脖子上。
  「嘿嘿、別怕!只要你做的好就不必死。」
   嘻嘻、太好了,阿明。你的那個別縮進去,真的想死嗎?」黑岩嘲笑著。
  「第一題是做愛題。用你的那個去判定誰和你最適合,每個人只有一分锺,把嘴張開。」
灰田命令所有學生跪下。每個人皆極盡煽情地脫光衣服,張嘴等待叁個男人的青睐。灰田從右邊開始,黑岩是從左邊,明是當灰田用完第十人後,由右邊開始。
  「用力吸吧!」
最早被黑岩侵犯的是未玖。(該怎幺做?把它想成是哥哥的好了!)黑岩手抓著未玖的頭,不準她搖晃,沒多久,他的那個已滿是唾液。一分锺後,黑岩移到隔壁的绫乃嘴中。绫乃拼命地用她的長舌左右舔著。
  「啊、好喜歡喔!爲了绫乃忍耐到現在,我想把黑岩先生的汁液吞進去!」
  「啊、我受不了了!」
  「绫乃雖然吃了許多自己的便便,但還是想嘗嘗黑岩先生的。」绫乃極盡谄媚。
  「嘻嘻嘻、好、好,目前你最讓我滿意!」
绫乃又緊吸著不放。
  「啊!再一下下吧!」她那纖細的脖子已開始亂動。
  「嘻嘻、合格了,你是我黑岩的合格奴隸!」
  「啊、太高興了!我已經和阿基分手了,我再也不和別的男人發生關系了。我要一生服侍黑岩先生的那個!」
黑岩的那個沾到了绫乃的淚水。(不這樣做,是不能活著走出去的!)
未玖因忌妒和焦噪而顫抖。終于輪到灰田了。
  「啊、未玖,等很久了吧!」
未玖學绫乃,很媚地以雙手捧著灰田的那 就吸起來了。(不行、一點都沒變大!)緊張!未玖再換個姿勢。
  「誰教你的?我最討厭人家這樣了!」
眼前滴出黃色的異臭物。
  「噗!」灰田放屁!
  「啊 ̄可憐的未玖還是經驗不夠!」
未玖仍拼命抓著灰田的下體不放。
  「求求你!就算是尿液也好,滴些東西在我的嘴 吧!」
  「時間超過了!別握著不放。不能因爲你是阿明的妹妹就特別優待!」
灰田轉身而去。
絕望!
灰田對受盡淩辱的泉美,流出他的精液。
明忍耐著,忍耐著所有學生的媚態。雖然聖美就要讓他把持不住,但他一定只能留給未玖。灰田和黑岩一定不滿意未玖的稚嫩,但明卻覺得她是最好的。
  「哥!」當明來到未玖面前時,她掩面而泣。
  「我不行了,我不能活著走出去了!」虛弱的纖指握著明的下體。
(別灰心!我一直忍著就是要給你!你看好!,加油了!)很想出聲鼓勵她。但又怕被其他學生、灰田、黑岩聽到。明只能裝出和其他人一樣公平的態度,輕撫著她的秀發。
  「啊、哥哥!未玖即使死了也不會忘記你。啊、好溫暖!哥哥的那個好大、好硬!這味道未玖到了天國也會想念的。啊 ̄哥、你也不要忘了我!」
明的下體不斷在柔軟的臉頰遊移著。那 有淚水。未玖忘情地吸著。她想叫!即使身後有槍抵著。未玖想緊緊抱著。這不是兄妹的愛,這是男女的情愛。兩具相擁的屍體任誰也分不開。對殉情的幻想!
現在心愛的未玖正對我愛撫著。(不要!我不能讓未玖死!)強烈的求生渴望燃起!(我爲何要忍受這幺多的屈辱,就是爲了活命!我要和未玖一起活下去!爲我和未玖的真愛而活!)突然,明的腰用力地擺動。
  「啊 ̄哥 ̄是未玖渴望的哥哥精液啊!!」
這是沒有出聲的強烈反應。未玖也狂喜地搖著脖子,更用力地吸!一瞬間,明傾泄出大量的液體。
「成績發表!」灰田對著穿好制服的學生冷笑。
  「成績優秀者是樁泉美!再來是绫乃!結束!」
除了泉美和绫乃外,大家的臉都變白了。
  「爲了褒獎優秀者,親吻黑岩和明的下體吧!」
黑岩當然選擇绫乃。明很不高興地走向泉美。
  「老師,請一定要表演逼真,不然會被灰田先生取消資格!」
這再也不是善體人意、公正的泉美了。眼鏡下是充滿媚態的眼神,她雙手捧起明的那個,就往自己的下體插。
  「其他人看優秀者怎幺表演!準備下一個測驗。共有叁次測驗,最後再看總分,選出合格的人!」
原來還有一絲希望。拿出勇氣吧!明面對泉美的熱情,故意視而不見,他一定要把它留給未玖。
  「啊、老師,再進來一點吧!」
泉美死命地擺動腰部,但明就是無動于衷。優秀者表演完後,接著是舉出不合格者。
  「後藤美由紀!千堂知香!」
被灰田一叫,美由紀突然笑出來,轉身,用頭撞牆,滿臉是血地倒地。知香也口吐白沫昏倒。
  「好、別管她們!還有兩位不合格。現在就比賽,勝者可參加下一場比賽。
那兩個人是聖美和未玖。執行者是黑岩和明,這將決定兩人的命運。
  「阿明,不是對老女人有興趣嗎?」
黑岩選了未玖,明只好選聖美了。
(未玖、加油!我們一定可以看到明天的太陽!)這是最早的祈禱。
綁著聖美,用皮帶鞭打。蠟燭油由乳頭滴到下腹部,火就在肛門口 大家都在祈禱。
旁邊是黑岩在侵犯未玖。同樣被綁,以他的粗短手指搔未玖的秘部。肉鞭聲四起!用別針刺乳頭。接著用拖把淩虐未玖的秘部。悲嗚、嗚咽、絕叫。大家都在祈禱。
灰田不說聖美和未玖誰勝誰負,卻煽動學生爲知香、美由紀血祭。倒地的可憐兩人被綁著,對肛門口灌可樂。所有的人都用指頭搔動她們的私處。有人只用一根手指,但有人爲取得灰田的歡心,竟用叁根或四根指頭。陰道和肛門全是知香和美由紀彼此互舔著對方流下的液體,還不斷說「好吃」、「快樂」。
  「第二戰是下體戰...」
每個人都趴在地上排成一列,把屁股翹起,由叁位男人來執行。
  「第叁題是兩人叁腳的合戰!」
狂宴開始了。這是死前的歡愉,有恐怖,也有欲望。大家都瘋了。呻吟聲,汁液四處飛散。祈禱,對這混噸、虛僞世界的清純祈禱。有人在唱歌。是未玖、是明、是知香、是聖美、是美由紀、是泉美,還是其他學生們。連灰田和黑岩也在唱歌。
  「嘻嘻、我們這是不是快樂的奴隸天堂?」
灰田也附和著,「木星旁的天國!」
就在此時。
  「???」
  「咦?」
  「!!!!!!!」
教室 的人全不動了,遠處聽到一聲響。
  「聽到沒?黑岩?」
  「啊 ̄哥哥也聽到了吧?」
一瞬間的寂靜。接著有一道光!
休!是子彈!
  「啊 ̄」灰田兩眼圓睜,眉間噴血。
  「啊、老大!」黑岩的臉嚎哭扭曲著,灰田躺在他的腋下。
砰砰砰砰!
  「笨蛋,是警察!」
  「快散開!」
門和窗邊跳進許多警察撲向灰田和黑岩。
在僵持了叁十八小時後,事情結束了。雖然稍有責難,但總算將人質完全平安救出,這是值得喝采的。
在記者會上德川如此評論灰田。
  「他是個負面傾向的人,他無法理解爲何人類也會有虛弱、僞善的一面,所以無法體會到人性中的愛與信賴,因此才犯下這樣的錯。終其一生,他都無法打開自己的心結...」
一年後,人們己漸淡忘這件轟動的新聞。學校已恢複先前的平和,看不出任何異狀。受害的學生們也漸漸恢複開朗。人就是這樣,即使遭受多大的酷刑,仍會爲了明天而活。死是簡單的。生存是困難的。
水聲、笑聲。睜開眼睛,看見的是睛空、碧海、白沙灘。(啊、一年前的叁天如夢一樣,眼前的景象也是在作夢?)陽光照的明頭暈。
  「哥、別光躺著,來遊泳吧!」
穿著可愛泳衣的未玖跑了過來。這笑臉忽遠忽近,令明更覺晖眩。
  「哼、怎幺可以看別的女生!?」未玖都著嘴。
  「還說心中只有我呢!」未玖把濕濕的身體貼在明的背上。
「可是、未玖,你真的不知道嗎?我不會遊泳的。」
  「哼、騙人!」
未玖發出銀鈴般的笑聲。
  「好、那我教你。」她拉著明的手往海中走去。
噗噗!
  「未玖、救命!不要笑,我要溺死了!噗噗 ̄」
水中緊拉的手腕。溫柔的擁抱。惡作刻般可愛的雙唇。未玖最甜蜜的親吻。  

日韩精品无码不卡无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