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

2022-09-01发布:

97久久精品人人搡人妻人人玩血光之祸

精彩内容:

安辰辰,10歲,家有父母和一個弟弟。
在9歲那年,因晚上經常被嚇醒,其母找了一個有名的師父幫安辰辰收驚,之後,每3個月要回去給師父看是否安好。
到了10歲時。
「辰辰,好了沒,要出門了哦。」安母在客廳對著安辰辰房門喊叫。
「哦,好了好了,走吧。」安辰辰背著小包包,身穿紅色小洋裝,從房裏走出來。
二人到達某某精舍後,看到幾位師姐師兄們,一一打問好。
「師父已在裏面了,可直接進去。」某一師姐告知。
「謝謝師姐。」安母道謝後,帶著安辰辰進入某一間房間。
師父已坐在中間唸著經文,安母和安辰辰沒有打擾,靜靜著坐在師父前面,等師父唸完經。
過了半小時,師父收起經書,看向安母。
「安施主,今天請您們過來是因爲小施主有難,此難不解會有血光之禍。」
「啊,怎會,那,請問師父該如何解。」安母聽到血光之禍就已緊張的詢問。
「安施主,不用擔心,血光之禍只要在發生之前,先點血光就可破解,今日,請小施主在舍裏住下,安施主明早再來接回即可。」
「哦哦,好,麻煩師父了。」安母回。
「安施主,請放心,今日我們會將小施主的血光之禍化解掉。」
安母將安辰辰放在精舍後,自行離開。
師父看見安母已離開精舍後,請安辰辰在房間休息,走去客廳和徒弟們講道。
安辰辰無聊的在房間裏發呆,一直到了傍晚,師父才進來。
「小施主,讓您久等了,請將衣服脫盡。」
「啊?」安辰辰以爲自己聽錯,再次看著師父。
「請脫下衣服。」
安辰辰乖乖將衣服全數脫下,站在師父前,不太好意思。
「請小施主躺下,雙腳張開,要化解血光了。」
待安辰辰躺下,雙腳張開,未發育的陰部開向師父,師父看著幼女的陰部,頭向安辰辰的身體壓下去。
「小施主,要開始化解了,請有什幺感覺都要說出來。」
師父對著未發育的胸部,對二粒小乳頭輕輕揉捏。
「嗯,師父,有點痛。」
師父伸出舌頭舔吮小乳頭。
「啊,師父,有點癢。」
師父一邊舔吮,一邊揉捏。
「嗯,師父,有點痛和有點癢。」
師父向下舔去,到了安辰辰陰部,舔弄那小條縫。
「師,師父,那裏髒髒。」
師父舔開小縫,對著小粒又舔又吸。
「啊,啊,好怪,有點癢癢。」
師父不斷著舔弄小粒,安辰辰的陰部全是口水濕濕的。
「嗯嗯,師父,我想尿尿。」
師父放過小粒,舔向處女幼穴,將外陰部順時鍾舔弄,再不時將舌尖伸進穴裏。
「師父,那裏,好怪,嗯,啊,熱熱的。」
「小施主,今日化解血光,就是要從這裏化解,會有點痛,但一下就好了,請小施主在痛時,大聲叫出來。」
師父在安辰辰下方,放了一塊白布,將自己粗大的肉莖掏出來,對著安辰辰幼小未發育但已被舔開的處女穴頂了頂。
「師,師父,我怕痛。」
「小施主,放心,痛一下子而已。」
師父用龜頭滑了滑處女穴口,小小的穴口微開,像個小嘴吸著龜頭的頂部。
「師父,可以輕一點嗎?我我怕痛。」
「小施主,要化解了。」
師父話說完,就將自己粗大的肉莖直直挺入處女穴,一插到底。
「啊,好痛,好痛,不要,不要,嗚,好痛,媽媽,啊,痛,好痛。」
師父抓住安辰辰的小腰壓向自己,用力的抽插,看著自己粗大的肉莖上的抽插帶出的處女血和嫩肉,更加瘋狂,毫不留情的抽插,每一下都插到最底,再整根抽出,無視身下哭喊的安辰辰。
「好痛,嗚,好痛,嗚,媽媽,好痛,嗚,不要,不要了,嗚。」
「小施主,血光已慢慢被化解了,再幾小時就好了,痛就大聲的哭喊沒有關係的。」
師父嘴說的安穩,但下身的肉莖卻兇狠的抽插,肉體的撞擊聲啪啪的大聲,每一下都像要插破子宮一樣,毫不留情。
幾個小時裏,只聽到安辰辰的哭聲和肉體的撞擊聲,直到師父叁次射出,才放過安辰辰,但安辰辰早就哭啞昏過去了。
師父抽出肉莖,帶出來的處女血和精子,拿出相機各方向全拍了起來,再抽出放在安辰辰身下的白布,已經幾乎全紅了,折好,放進一旁的櫃子裏,而櫃子裏已有好幾塊同相的布,都染上了血紅,收好後,才開始處理安辰辰,將他洗乾淨後,放在軟坐墊上,身上一樣赤裸,等著安辰辰醒來後,再來殘忍的強暴。
而安辰辰就在這一夜被師父兇狠的強暴了數次,直到安母來接他。
「安施主,血光之禍已化解,只而每3個月再來一次即可,請安心。」
「謝謝師父,3個月後我會再帶辰辰來的,謝謝。」安母聽到已化解,心存感激的一直道謝,才帶安辰辰回去。
「媽媽,昨天師父化解的好痛,好痛。」
「乖,只要能化解掉,你平平安安就好,痛也是正常的。」安母完全不知自己的女兒昨晚被人強暴了一晚,還在那安慰自己的女兒。
一直到安辰辰16歲時,那個變態師父才被人爆出來強暴幼女幼男,任何一個未成年的男女全被以血光之禍而強暴了N年,還有上萬張強暴完後的照片和第一次留下的血布。
安母看到新聞後,嚇了一大跳,馬上抓自己的女兒詢問,才發現,原來自己的女兒已經被那個變態師父強暴了6年,而這6年,不只有變態師父還有那些徒弟們全都幹過自己的女兒,這時後悔已來不及了。

97久久精品人人搡人妻人人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