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0

2022-08-31发布:

我,倾述过去

精彩内容:

本篇最後由 獨立的蕊 于 2020-4-4 09:45 編輯

   今天是2020年3月12日。第一次發這種文,小心慌,我讀書不多,初中畢業然後南下打工,沒什麽文采,敘述能力不強,只是想傾述下。一個人閑的時候,寫寫過往,寫寫回憶。

  現在之所以這麽閑,是因爲給人做情人,主人白天上班,剩下我一個在家很無聊。電視看膩,小說看煩,遊戲又玩不懂,想找點事幹,就寫個回憶錄吧,能記得多少寫多少,很多隱藏在心理多年的秘密也可以傾述出來。

  我生于93年的一個湖北妹子,小時候跟父母在縣城,爸爸媽媽包了一層樓借錢裝修了下開了個小旅店。很多人眼中我是一個聽話的乖乖女,雖然一般般,但會給家裏幹活,每天給客房換被褥毛巾。生活很平靜也很安逸,一家人醬米油鹽的十年如一日,雖說淡淡的,但也挺幸福。

  給爸爸媽媽幹活的好處就是幹得好能多得點零花錢,所以我每次都很積極。每天晚上下課後都會來旅店給锺點房客人換被褥,周末就更忙了,換被褥打掃房間從早上忙到晚上。

  我們這挨著附近的高中,來這的客人大部分都是學校的哥哥姐姐,從走廊走過經常都能聽得房間裏小姐姐們嬌喘呻吟的聲音,有時還會有小姐姐大聲地尖叫。每次結束後我收拾的房間都是淩亂不堪,經常都有床單是濕的,我就納悶這麽大人了怎麽隨便尿床。剛開始的時候我以爲那些小哥哥在欺負小姐姐,但每次他們走出房間,小姐姐們都像沒事一樣還跟那些小哥哥很親近,我很納悶,小學一年紀時問過媽媽他們在幹嘛,媽媽皺著眉頭要我不要問。我也不敢問但一直很好奇。隨著長大多多少少都了明白了點。
  

  小學四年級家裏多了一個弟弟,這是家裏的大喜事,我也很高興,畢竟又多了一個親人。但爸爸重男輕女,他一直想要個兒子,之前媽媽懷過一次,偷偷拖醫院熟人查出是女孩就人流了,我很慶幸我是他們第一個孩子,如果弟弟比我生的早估計就沒生我這女兒的必要了。。

  弟弟的誕生是超生,大陸對于超生處罰非常嚴厲,家裏被處罰了2萬塊,在九十年代這對于我們一個小縣城裏的普通家庭是筆巨款了,弟弟出生後每個月奶粉、營養品開銷也是不少,生活一下就拮據了。

  弟弟的到來讓家裏拮據,我每天的零花錢削了一半,媽媽買菜也不敢像以前每天買肉。一個周末在家睡懶覺被爸爸媽媽吵醒,媽媽突然大聲的罵了句“你就是沒用,你要是能掙錢會這麽可憐嗎?我回娘家都比跟你好”。爸爸媽媽都是那種很溫和的人,以前很少吵架,但家裏經濟拮據後,經常有拌嘴。這段時間爸爸媽媽吵得太多了,我也被折磨的很壓抑。錢,真是個好東西啊,沒錢家也沒法幸福



  小學五年級的一天,我放學回家,門還沒開就聽到一個女人呵呵呵的笑,來了2個女客人正在和爸爸聊天,一個胖胖的不知道是真的很白還是粉底抹多了,假睫毛跟著眼皮一眨一眨的,爸爸叫她月姐。另外一個小姐姐大概十七八歲,爸爸叫她小雲。小雲姐姐很漂亮,瓜子臉、大眼睛,說話很俏皮。


   我剛剛進門沒多久媽媽也提著些瓜果飲料從外面進來,笑呵呵的招待他們。媽媽瞧了我一眼,微微一怔好像想到了什麽,要我趕緊回房間寫作業去。我沒什麽心思聽他們聊,但是媽媽帶回的美食吸引了我,看著吃的不情願走,小雲姐姐瞧著我這樣她嘻嘻一笑,麻利地從桌上分了些零食飲料端給我。我覺得小雲姐姐真好。

      他們在談論什麽生意,隔著房間門聽的不是很清楚,只聽得這個胖阿姨反複說這幾句,“保證你們賺翻”、“小雲從XX市挖過來的頭牌”“接客”。


  雖然我才11歲,但也隱隱約約明白月姐她們要在我們做那種生意。直白點說就是妓院吧。電視裏韋小寶的媽媽不就是幹那活的嗎。只是感覺有點怪怪的。


  接客,這個詞自從明白這些事後就一直很好奇,家裏本就是旅店,雖然沒親眼男女那些事但經常有些情侶來我們旅店開房,所以我對這方面懂的比同齡人多。

     五一勞動節7天假,別的同學都在外面玩,對我來說確實更累的時候,每天大半時間都在家裏幫忙,五月天很熱,這些哥哥姐姐們好像受到天熱的幹熬紛紛跑到旅店來消解,旅店走廊總是能傳出房間裏的呻吟,好在經曆多了也習慣。有些小哥哥小姐姐都是來過很多次的熟人了,有些小哥哥還喜歡跟我打招呼開玩笑。

   五月一日是我們家繁忙的一天。一直到下午2點才收拾完昨晚住宿的客房。下午一般都是開锺點房的人多。我來到走廊尾的一個房間收拾完被褥出門時發現對面的門居然沒關嚴,小姐姐求饒的呻吟從門縫透出來。我的小心髒一下子緊起來,再往前走一步就能看的以前好奇了很多年的場景,內心掙紮了會兒,但身體還是著了魔一樣向前踏了一步。

   這一刻我呆住了,第一次看這男女纏綿的畫面。小哥哥和小姐姐一絲不挂,小哥哥躺床上,小姐姐叉開雙腿躺在小哥哥身上,小姐姐從腳尖到胸都展現到我面前,下面插好大一根肉棒,小姐姐的頭在小哥哥肩上後仰視線剛好避開了我,但小哥哥卻頭朝著門口一下子看到了我,我渾身一顫,但腿卻軟了一樣挪不動,他看到我後愣了一下,但彎起嘴角一笑,朝我擠了擠眼,我感覺心口在發顫,鬼使神差的站在門口沒有離開。

  小哥哥看我沒走開好像嘚瑟,然後想一下子來勁了一樣,全身都動起來。第一次看到男人的那裏勃起來居然那麽大,小姐姐的小穴被撐的兩邊分開,肉棒飛快地從裏面抽插,小哥哥一只手放在小姐姐豆豆那裏按著,一只手發瘋一樣揉搓小姐姐的胸,應該是小哥哥看到我後更興奮,讓小姐姐一下子尖叫起來,小穴好多水溢出,滑到床單濕了一大片,我終于知道爲什麽給他們收拾床單經常有人尿床了。

   小姐姐被插的花枝亂顫一樣,分開的腿在床上崩的緊緊地,雙手緊緊扯著床單,就這樣被弄了一分多锺小姐姐明細渾身開始抽搐,。小哥哥咧嘴一笑,開始更瘋狂起來,下體的抽插一下子快的影子都看不到了,雙手都把小姐姐胸緊緊握著都捏變形。可憐的小姐姐呻吟好像變成了慘叫,過了約2分锺小哥哥也吼起來,開始一下一下猛的撞擊小姐姐下面,撞擊的啪啪聲很大,撞了幾下緊緊插進去,小哥哥也顫抖了,小姐姐同時也再次抽搐,腹部那在發抖,小哥哥緩了緩把肉棒拔了出來,沒了肉棒的小穴還是開著,隨著肉棒拔出裏面流出很濃的白色粘液。

   小姐姐軟軟的躺著小哥哥身上,胸脯劇烈地起伏。等小姐姐不再顫抖小哥哥長長喘了口氣擡起頭,眼神玩味地瞥向我。他那包含侵略的眼光讓我清醒下來,我慌忙的移開眼睛往旁邊走去。

  我跑到旁邊的空客房關上門,心髒砰砰砰的跳,腦子裏全是剛才的畫面。小哥哥的肉棒不停地出現在腦海裏,揮之不去。索性躺著客床上,閉上眼睛回憶剛剛的畫面。手情不自禁地一下去,深入內褲裏。發現我下面居然好濕,內褲都有淺淺的水痕。我忍不住揉了下豆豆,那種感覺好舒服,感覺好想要又不知道要什麽,迷迷糊糊地揉豆豆,不知不覺手都濕了。

  正在我迷亂中摸豆豆時,媽媽對我的呼喚嚇醒了我,我慌忙起來收拾好就出去了。

  我知道這是自慰,以前聽說過,但沒想到自己也會這樣。接下來整個下午工作都沒狀態,一會想起那個畫面一會又很大的負罪感。

  晚上洗完澡就關在自己小房間,關上燈後小哥哥小姐姐的畫面就不停的鑽進腦海。情不自禁地手又伸下去了。

  我幻想我代替了那個小姐姐,小哥哥緊緊抱著我親吻我,揉摸我的胸部。左手握著自己還沒凸起的胸部,揉著乳尖也有絲絲快感。右手揉著豆豆內褲都濕了。試著把手插進去,被阻隔的有點痛就放棄了,處女膜還是不敢弄破。就這樣左手摸著剛剛微微發育的胸,右手揉著豆豆,想呻吟又不敢叫出聲。右手揉累了就換左手,下面越來越濕滑,豆豆弄了十多分锺分锺開始越來越敏感,手忍不住拼命揉豆豆然後一下子全身都觸電似的顫抖,小腹一下一下地抽搐。我緊緊咬著牙不發出聲音,雙腿緊緊夾著手,有尿尿隨著抽搐噴了出去。

我知道我高潮了,可是我才11歲啊。等身體緩過勁後感覺到很大的負罪感,說不清有什麽不好但總感覺這樣不是12歲小女孩該做的事。

  到了第二天,早早把床單拿去洗了,好怕被發現尿床了。
  今天跟昨天一樣又是忙碌的一天,但總想著去偷窺門縫,每到一個客房前總忍不住瞥一眼有沒關好門。但終究沒碰到昨天那畫面。到了晚上躺床上,手又忍不住伸到下面去,雖有負罪感但那種舒服美妙的感覺讓我欲罷不能……

  小學五年級結束後的暑假,我們家旅店就開始裝修了,旅店一天到晚轟隆隆的,幾個工人加班加點地給我們翻新。

  裝修這段時間,那個胖胖的月姐又來過我們家好多次,每次都帶來幾個小姐姐,爸爸媽媽每次都很殷勤地招待她們。但我總感覺爸爸看到那些小姐姐的眼神怪怪的,聽他們說等裝修完了就都過來接客。

  花了差不多一個月裝修好。旅店一下子上了個檔次。以前破舊的燈管換成了電視裏那種歐洲貴族一樣的吊燈。地上鋪上了紅毯子,走上去很柔軟,特別是走廊牆壁包上了金黃的牆布挂上了很多壁畫,可是那壁畫都是一些很是性感的美女圖,有些胸脯都露出來在床上擺出魅惑的姿勢,我一個小孩子看得都好尴尬。


  

  

有空再寫,現在在學怎麽寫作,剛開始寫的很差不要笑人家哦
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