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0

2022-08-31发布:

兔女郎丰满大胸乳液阳刚猛男败给了娘炮,那又怎样?

精彩内容:

衆所周知,我們的卷福本尼迪克特·康伯巴奇就沒演過“正常人”。

從偏執傲嬌的神探夏洛克,到神經質的計算機先驅圖靈。

當然,角色的性取向上也經常劍走偏鋒......

簡·坎皮恩上次的戰績是在1993年的戛納,用《鋼琴課》和陳凱歌導演的《霸王別姬》平分了金棕榈。

這兩部獲獎電影都和女性主義有關。

故事發生于1925年蒙大拿的一個西部農場之中。菲爾(本尼迪克特·康伯巴奇 飾)與喬治(傑西·普萊蒙 飾)兩兄弟共同經營著一個農場。

菲爾是農場的男性領袖,他認爲寡婦羅斯欺騙著兄弟喬治的感情,對她百般刁難,卻對寡婦的兒子産生了一種危險的情愫。

《犬之力》的同性不倫之戀,只是整部電影的點綴。

在我看來,這是一場男權從頭到尾都落空的欲望狩獵,呈現出來的其實是“女性凝視”之下的父權社會。

從個人情感出發,我喜歡《鋼琴課》,但不喜歡《犬之力》。

坎皮恩的這部電影,到處都有著顯而易見的克制,低飽和度的攝影將整個西部都籠罩在冷色的灰黃之下。

不禁贊歎,坎皮恩玩“間接接吻”這種爛梗都玩得這麽高級。

那我不太喜歡這部電影的原因呢?

並不在于它並沒有展現濃烈的同性之愛,我只是喜歡不起來這部電影中的人物。

電影手法中的克制體現在人物身上——是他們軟弱的性格。

先說故事背景,這是一個由男性主導的西部男權社會。

要多少缺點有多少缺點。

其實,菲爾並不是真正的大老粗,他畢業于耶魯大學古典學系,精通希臘文和拉丁文,還擅長樂器。

他故意不修邊幅、行爲粗野、言談粗俗,是因爲他屈服于陽剛的男性認知。

導演也用音效巧妙刻畫出了他的性格,伴隨著菲爾的音效是粗犷、暴躁、帶有控制欲的聲音

馬靴踏物的聲音,桌椅挪動的聲音,火柴燃燒的聲音,刀割牛皮的聲音,歇斯底裏的咆哮。

所以,菲爾的軟弱體現在哪?

菲爾是農場這一微型社會體系的父權代表,這是絕對不允許的。

所以,擁有著同性戀傾向的菲爾展現了對同性的恐懼——恐同即深櫃:

當皮特誤入他的私人區域並發現他的《健身文化》雜志時,他大發雷霆;

一個不敢承認自己的情感取向的人,也太軟弱了,這是一種危險性更大的“隱性軟弱”。

從坎皮恩給出的幾個畫面可以看出,《健身文化》宣揚男性強壯的肌肉體魄,並且將體弱視爲一種男性的原罪。而收藏著這份雜志的菲爾也必然堅信這一觀點。

他用苛刻的態度對待著自己的弟弟喬治和皮特,僅僅是因爲他們沒有強壯的體魄,缺少了男子氣概。

而他對于作爲女性的羅斯,有著明顯的猜忌和提防。

通過改造自己和形塑他人,才能成全他過度陽剛化的目的。

這種病態的厭女和對陽剛男性的過度崇拜,不僅是菲爾的問題,也是西部父權社會的問題。

再來聊聊喬治的“顯性軟弱”。

從來不做農場的體力活,大學讀不下去就退學了。

又胖又懶,又愛搞表面上的名堂,穿著西裝,梳著一絲不苟的頭發。

很明顯,他是陽剛的牛仔們暗中諷刺的對象。

但畢竟他是農場主,在這種社會體系的壓力下,他必須另辟蹊徑展示自己的男子氣概。

皮特,看起來很軟。

但到最後,他比誰都狠。

影片一開始,皮特喪父,觀衆覺得他是敏感而脆弱的。

他如同風中搖曳染血的小麥,飄搖不定,易折易傷,但麥芒也會無聲無息地刺傷皮膚。

圍繞皮特的音效,都是優美的、憂傷的、平靜的。

剪刀切紙的聲音、手劃梳齒的聲音、手撫馬鞍的聲音。

不過,這個具有嚴重俄狄浦斯情結,極端戀母的男孩,會爲了母親做出任何瘋狂的事。

他聽母親的話,在母親面前表現的人畜無害,當他發現改嫁後的母親過得不好時,他內心就開始籌謀起來。

所以,看似柔弱的皮特,有著一套無可撼動的以自我爲中心的道德。

一日他從野外抓回只兔子,家中女眷甚是喜愛。結果鏡頭一轉,兔子躺在桌子上,已被皮特解剖。

他的解釋是:“要當醫生就得練習解剖啊!”

這一意料之外的轉折向觀衆告知,皮特的軟弱只適用于母親。

在古希臘神話中,宙斯除了變化成各種野獸勾引美女,對長得俊美的少年也不放過。

有個小鮮肉美少年伽倪墨得斯,宙斯爲他的美貌所傾倒。

有一天,他趁著伽倪墨得斯在伊達山上放牧,化爲一只神鷹將其擄上了奧林匹斯山,賜予了他永恒的青春,于是兩人開始了沒羞沒臊的生活,最後讓宙斯還將他化爲水瓶座。

這就是古希臘時期貴族“美少年之戀”的變體。

在影片中,菲爾不知不覺已經把皮特當成了自己的“美少年”,而且這種不知不覺,還有先例。

因爲從前的菲爾與布朗科·亨利,就是長者對少年的提攜。

布朗科只是一個傳說,一個神話,從沒在影片中出現過,卻是牛仔們在餐前酒後都會提到的精神領袖。

“布朗科騎著一匹老馬在街上從酒吧的桌椅板凳堆成的障礙物一躍而過。”

但是讓一匹老馬跳起來幾乎是不可能的事情,布朗科被塑造成了神話。

作爲布朗科曾經的親密夥伴,菲爾也想成爲第二個傳說。

所以,他不能做出有損父權地位的事情,不能暴露出一點自己的性取向。

同樣的,皮特和菲爾之間的關系,是菲爾想延續的美少年之戀,菲爾把皮特當成了曾經的自己。

菲爾一邊捉兔子,一邊盯著彼得,說出一句暧昧又得意的“我捉住你了,小混蛋”;

菲爾摟住彼得的脖子,嘴唇想靠近又忽然抽離;

最後,即將成爲另一男性傳說的菲爾,極其窩囊地被自己的美少年“設計”,死在了傷口感染上。

叁、“女性電影”不必只講女人

從男性的軟弱、對同性的恐懼,再到男性神話的崇拜,坎皮恩克制的手法並沒有將人物的塑造趨于扁平。

坎皮恩雖然在這部電影中只設立了一個戲份不算多的女性角色。

她出身底層,只是因美貌而嫁入豪門。

她並不討喜,但她爲“女性主義電影不一定要講女性”打造了一個完美範本。

就是這個看似“無用”的女人,激起了兒子皮特的保護欲。

頭腦清醒,城府深厚,看似柔軟的皮特,把自己獻祭給了母親的敵人菲爾,完成了對男權社會的精心謀害。

猛地一看,娘炮幹掉了陽剛猛男。

那又怎樣?

說到底,是欲望被壓抑後的反噬。

在這裏,所謂的娘炮、猛男、懦夫、底層女等,都不過是封閉男權社會下的標簽産物。

欲望一旦不被正面疏導,隱匿的情感一朝不被正式,都有可能走向悲劇。

在這點上看,坎皮恩顯然超越了自己當年的《鋼琴課》,打破了傳統女性電影的壁壘。 兔女郎丰满大胸乳液